工业4.0研究院
移动百科 - 移动互联网知识库! >>所属分类 >> 竞争情报   

商业间谍

标签: 暂无标签

顶[4] 发表评论(0) 编辑词条

  无孔不入、无缝不钻、无所不为……经济间谍比政治间谍更阴险,比军事间谍更狡猾。
  偷的偷,窃的窃,“间谍故事”层出不穷。
  西方国家的企业谁敢保证自己身边没有经济间谍?

  高科技发达让商业间谍“如鱼得水”,以此更易窃取企业内的商业情报。所谓商场如战场,尔虞我诈是必然的事,若以正当渠道收集商业情报无可厚菲,但还是有商家罔顾职业道德和法律,安排商业间谍窃取竞争对手的商业机密。

英国军情六处雷担任商业间谍英国军情六处雷担任商业间谍


  高科技发展迅速,促使商业间谍能籍重科技窃取更多的情报,因此有人估计,因此造成的商业损失高达每年1000亿美元,相当于2005年全球付费搜索引擎市场营销100亿美元的10倍。
  有调查显示,名列《财富》(Fortune)全球1000强的大公司,平均每年发生2.45次的商业间谍事件,损失总数高达450亿美元。其中,位于硅谷的高科技公司首当其冲,发生的窃密案件中,有54%个别损失高达1.2亿美元。
  令这些企业惊讶的失窃损失数字,促使它们不得不加紧防范,规定员工不得向外透露企业的情报,如IBM公司更在新员工加入时的宣誓书上,特别注明不要在何场合谈论技术秘密,参加任何活动不能触及秘密,有人问起必须拒绝,若无法回避问题宁可退出有关活动。
  有些公司则采取“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方法,以谍制谍,特别聘请反间谍人员入驻公司,宁愿花费每小时50英镑至1万英镑不等的费用,严逮潜伏的商业间谍,防止工业机密外泄而造成惨重的损失。
  保障利益不受损,立法对付商业间谍
  在今日科技与商业发达的社会,间谍的眼睛隐藏在某个角落搜索秘密,若没有法律制衡,将会造成重大的经济损失。商业间谍的身份是秘密,有人当宝,有人视如蛇蝎,这种又爱又恨的角色,最终唯有以法律的紧箍圈将之套实。
  美国早已有反商业间谍的法令,不少国家也在积极研究其可行性,但商业竞争情报就像是红红的大苹果,忍不住诱惑的商家还是暗中咬一口。美国于1996年针对工商业间谍产生的争议而制定“经济间谍法”(Economic Espionage Act of1996),避免国家的安全由于商业机密外泄而带来严重影响。以商业发展和国家安全的角度而言,这项法令在某个程度上制止商业间谍情况越演越烈,这相信是第一个较为具体的间谍法律。
  这项法令未出炉之前,美国各州依照习惯上的不正当竞争禁止原则、契约不履行及侵权行为等法律标准,处理商业间谍案件。由于各州的法律大相庭径,甚至有些州属根本没有相关的法律,造成各州的执法人员对付商业间谍时捉襟见肘,无法有效的保护这类商业案件的受害者。因此,适用于全美的“经济间谍法”实在是对国家与商业运作带来重要保障。

商业间谍工具商业间谍工具


  美国于1996年制定“经济间谍法”,避免商业间谍外泄该国企业的商业机密,同时确保国家安全。
  “经济间谍法”未拟定之前,美国国内商业机密的案件堆积如山,国内强力诉求的声音酝酿着“经济间谍法”的出现。
  众所周知,美国与前苏联为首的两大国际集团——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和华沙条约组织,利用军事间谍较劲。冷战结束后,能与美国在政治和军事抗衡的国家减少,取而代之的是现代化的战争——商业竞争。美国是当代科技的领头羊,世界各国同样积极的朝着这个方向发展,各国企业对于科技渴求的目光都射向美国企业,有者甚至有计划的窃取,有者则在国家政府的支持下,挖掘美国的科技秘密。一旦这方面的企业机密遭窃取,不只影响企业而已,连带的国家安全亦可能受到波及,因此“经济间谍法”被视为可减少国家与企业方面的损失,而且能杀一儆百。
  这个法案生效之后,遭商业间谍侵害的企业经营者,有权力要求联邦调查局介入调查,以更快速和有效的方式保护其商业机密。商业间谍一旦被定罪,可被处于15年的有期徒刑或50万美元罚款。该条法令属于美国联邦法中的第18号法典,其第1831条文详细指出,任何意图或故意以各种方式提供商业机密,并有利于外国政府、机构或代理,都会在此条文下定罪。
  只要是窃取或未经授权就占有某企业的商业机密,以不同的手法如携走、隐匿、诈欺、骗术取得商业机密,并未经同就以重制、复制、笔记、描绘、摄影、下载、上载、删改、毁损、影印、重制、传输、传送、交送、邮寄、传播或转送商业机密的人,都能被治罪。
  不只是个人或商业间谍在“经济间谍法”下受控,多人共谍窃取商业机密,或是任何组织犯上这个罪行,都可遭起诉。其中,组织犯下这个罪行的罚款有机会高达1000万美元。
  在未有“经济间谍法”前,其中一种对付间谍的方法是引用知识产权的法律。实际上,企业的商业机密与知识产权的定义有一定的区别,一个企业要证明某人或某组织侵犯其知识产权,必须主动搜集证据再将之提供上庭。反之,保护商业机密的“经济间谍法”则授权于业者,要求动用国家资源,即由美国联邦调查局负责调查。
  美国“经济间谍法”制定之后,成了全球各国对付商业间谍的蓝本,但也让一些外国商家,如中国踩到这个地雷。在这条法案推行后,首4宗遭起诉的案子中,就有2宗案件是涉及中国驻美国的企业。
  无论如何,世界各地对于商业间谍法律多数持赞同立场,唯目前类似美国般出现较为完整的商业间谍法案并不多见。在这个工商业发达和迅速发展的社会,制定类似的法案实不容缓,因为这将能避免企业或国家不必要和无可估计的损失。
  许多发展中国家,几乎在刚刚听说了经济间谍这个颇为新鲜的名词的同时,突然发现经济间谍已成为谍海之中最活跃也最引人注目的一部分。他们代替了传统的军事间谍与政治间谍渗透到世界各个角落。哪里有新的技术,哪里有市场,哪里就有他们的身影。他们不仅用上了谍报术的种种手段,包括窃听、策反、收买引诱、卫星侦察,性谍报术等,而且还用上了许多更先进的设备,采用了更为奇特的办法。对于他们来说,只要能捞到情报,就可以不择一切手段,不惜一切代价。
  相对而言,经济间谍比军事、政治间谍活动的范围更加广泛,发挥的作用也越来越大。这其中不仅有许多国家情报机构的职业间谍跻身其间,而且还有许多人不自觉地充当了经济间谍的角色。他们的手法不一,但目的一致:捞取经济技术情报。
  同军事间谍与政治间谍一样,经济间谍也同样神出鬼没,花样百出。纵观已经披露的经济间谍案例,其中不乏生动、精彩,令人叹为观止之处。
  “时装间谍”把设计师逼上绝路
  苏隆是印度尼西亚一位才华横溢的青年时装设计师。为了能将自己的作品打入国际时装设计的“上流市场”,他深入风光迷人的巴厘岛,深入观察了三个月,终于设计出几套将该岛少数民族姑娘穿的奇特服饰,同久负盛名的法国宫廷古典服装,巧妙自然地融为一体的“举世无双”的杰作。
  苏隆确信自己的精心之作能在世界时装之都—巴黎一炮打响,于是他变卖家产后,又向银行借了一大笔现款,带着自己的设计到了巴黎。
  按计划,他登报招聘一名“1小时模特儿”(法国常见的一种短时间服务的模特儿)。“应召女郎”来过好几位,苏隆都没有请她们试衣,因为她们显得太老练太成熟了。苏隆早就听说巴黎是“全球时装间谍之都”,许多国家的设计家都派出“时装间谍”到巴黎获取情报。因此巴黎的时装大厅里,观看者只准用眼看,不准用笔描绘,更不准拍照。但仍然防不胜防。有的时装间谍手腕上戴着手表照相机,需要时把袖子一提,装着看“表”,便把模特的时装拍摄下来了。有的女时装间谍,更是别出心裁,她们把相机钉在帽子上,用几朵花伪装起来,一旦需要动一下小花,新款的时装样式就被猎取了。
  苏隆担心这些女郎也会暗藏超微型照相机,会神不知鬼不觉地“抄袭剽窃”他费尽心机的得意之作,抢先一步亮相。因此他未录用一个。距展出时间只一天了,苏隆不禁有些着急了。今天必须找到一位合适的模特,他想。
  这天上午,又有一名少女前来应聘。她约十八九岁,不仅其巴黎少女的浪漫气质很符合苏隆设计的时装特点,而且更使苏隆满意的是,“她简直还是一个孩子”,“娃娃脸”不说,那待人接物的笨拙、幼稚,是绝对与间谍挂不上钩的。苏隆确信,这姑娘恐怕连照相机都未用过,更不用说伪装成自来水笔、打火机甚至发夹的超微摄影机。
  苏隆放心了,把时装拿出来给她试穿,结果也相当满意,只准备第二天在巴黎时装界亮相了。
  当天晚上,他徜徉街头,见希尔顿大饭店正举行一场新潮夏装表演,便购票入场。开始的几件时装平平淡淡,突然,观众席上一片惊叹,他一看,只见四套别开生面、妙不可言的时装出台了,而这正是他的设计,连最微小的细节都一模一样。
  原来,那名“像孩子一样”的少女却实际上是一名技术高超、精明老练的时装间谍路易丝。她受雇于奥尔蒙特时装公司后,巧妙地伪装自己,“投其所好”,以“不老练”赢得了苏隆的信任。路易丝练就了一双高超的“间谍眼”,任何衣服只要穿上几分钟,就会在脑海中把全貌和所有细节都无一遗漏地“翻拍下来”。
  债台高筑的苏隆走投无路,从塞纳河大桥上纵身一跃,消失在汹涌的波涛中。
  苏联专家的“足”下把戏
  1973年,苏联人曾在美国放风说,它打算挑选美国的一家飞机制造公司为苏联建造一个世界上最大的喷气式客机制造厂,该厂建成后将年产100架巨型客机。如果美国公司的条件不合适,苏联就将同联邦德国或英国的公司做这笔价值3亿美元的生意。
  美国三大飞机制造商—波音飞机公司、洛克希德飞机公司和麦克唐奈-道格拉斯飞机公司闻讯后,都想抢到这笔“大生意”。它们背着美国政府,分别同苏联方面进行私下接触。苏联方面故意在这三家公司之间周旋,让它们互相竞争,以更多地满足苏方的条件。波音飞机公司为了第一个抢到生意,首先同意苏联方面的要求:让20名苏联专家到飞机制造厂参观、考察。苏联专家在波音公司被敬为上宾。他们不仅仔细参观飞机装配线,而且钻到机密的实验室里“认真考察”。他们先后拍了成千上万张照片,得到了大量的资料,最后还带走了波音公司制造巨型客机的详细计划。波音公司热情送走苏联专家后,满心欢喜地等待他们回来谈生意、签合同。岂料这些人犹如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头。不久,美国人发现苏联利用波音公司提供的技术资料设计制造了伊柳辛式巨型喷气运输机。这种飞机的引擎是英国罗尔斯-罗伊斯喷气引擎的仿制品。使美国人不解的是,波音公司在向苏联方面提供资料时特意留了一手,没有泄露有关制造飞机的合金材料的机密,而苏联制造这种宽机身的合金是怎么生产出来的呢?波音公司的技术人员一再回忆,苦思冥想,才想起苏联专家考察时穿的一种鞋似乎有异样。秘密果然在这种鞋上。原来,苏联专家穿的是一种特殊的皮鞋,其鞋底能吸住从飞机部件上切削下来的金属屑。他们把金属屑带回去一分析,就得到了制造合金的秘密。
  这一招,使一向精明的波音公司叫苦不迭而又有苦难言。
  法国一家著名的化工厂研制成功一种新型洗涤剂,去污力强,销路甚好,盈利颇丰。美国一家公司见状后,便设下骗局,以骗取有关资料。有一天,在巴黎的各大报刊上刊登了一家美国化工公司的广告,广告中醒目地写道“招聘8名高级化工专家,以便在欧洲设厂,待遇优厚”。该广告刊出后,应聘者纷至沓来,其中就有曾参与制造洗涤剂的几位专家。美国人在对他们进行“面试”时,巧妙地套出了这种新产品的配方和部分生产工艺。当这几位法国专家还在静候佳音时,这家美国公司早已不知去向。不久,这种新型洗涤剂便在美国面世,并打入了国际市场。
  还有更加古怪的“间谍手法”。1976年5月,日本一家生产家具贴面的大公司名古屋维尼公司破产前,公司的董事会狡黠地掩盖了账本上的可悲处境,并且一再试图向银行借钱。银行发现了该公司的漏洞,但不知该公司的真实情况。有一天,公司的总会计师石田德川牙疼,去医院看病。牙科医生看后建议他拔牙以绝病患。石田德川同意了。这位大夫实际上是银行聘用的工业间谍代理行的一名代理人,他在给石田德川换牙的同时,在他的牙根里装上了一台微型无线电发报机。这台发报机在几天内把公司会计处谈论的一切全部转发了。各家银行了解了该公司资不低债的真实情况后,都拒绝提供贷款,“名古屋维尼公司”只好宣告破产,留下了15亿日元的债务。
  克格勃从事经济间谍活动,仍然比较喜欢采用他们拿手的“性谍报术”。斯金纳是英国国际电子计算机有限公司驻苏联的代表。克格勃为了搞到电子计算机方面的尖端技术情报,指使为斯金纳当秘书的苏联人、年仅24岁的有夫之妇柳德米拉进行勾引,使斯金纳入彀,后来发展成为克格勃的一名经济间谍。只不过后来斯金纳又为英国情报机关卖力,成为一个双重间谍,直到事情败露后被克格勃暗害。
  经济间谍攫取经济情报,手段之离奇,方法之古怪,令人叹为观止,防不胜防。

附件列表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词条

上一篇情报学 下一篇竞争情报系统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4

收藏到:  

词条信息

知识家
知识家
翰林
最近编辑者 发短消息   

相关词条